200億元市場不破不立:“云膠片”替代傳統膠片還有多遠?

作者:思宇醫械觀察 小鳴yy 時間:2019-09-21

前言

在九十年代末,很多醫院發起信息化建設的時候,有一句非常響亮的口號:“實現臨床的無紙化、無膠片化”。但二十幾年過去了,醫用紙張和膠片是否真的有減少?

據統計,2016年中國內地消耗醫用塑料膠片總額超過200億元,有趣的是,這個市場在歐洲、美國、日本等國家和地區是不存在的。事實上,我國醫學影像早已進入數字影像時代,大部分醫院都已經具備PACS系統(影像歸檔和通信系統)。那么為什么我國沒有像發達國家一樣,實現從“有紙”到“無紙”的轉變呢?對于上述事實最合理的解釋是,對醫用膠片依賴的群體早已不是臨床醫生和病人,而是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和盤根錯節的商業鏈。

一、傳統醫用膠片已有200年歷史,同步見證了醫療影像技術的發展

德國科學家倫琴與第一張X射線膠片

德國科學家倫琴與第一張X射線膠片

醫用膠片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0年以前,18世紀德國科學家倫琴發現了X射線,并拍攝了第一張X射線膠片。第二年X射線便開始應用于醫學臨床,此后利用X射線成像診斷原理,在醫學界逐漸發展成為一門獨立的放射技術學科。直至今日,每次到了醫院,醫生總是要求先拍個片看一下,因為醫用膠片承載的醫療影像,可以輔助醫生對你的病情進行更準確的診斷。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醫學成像技術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相繼出現了磁共振影像技術(MRI)、超聲診斷技術(US)、計算機射線成像技術(CR)、數字射線成像技術(DR)等等新的影像診斷技術,但醫療影像的承載介質依然使用的是醫用膠片。

最初的醫用膠片是X光膠片,即感藍、感綠膠片,需要醫生手洗,一張膠片需要病人支付三到五元。進化到濕式激光片以后,膠片改為機器打印并自動洗片,價格上漲到了十五元左右。而目前常見的醫用膠片包含醫用干式激光膠片、熱敏膠片,價格也進一步翻升到二十五元左右。

醫用干式激光膠片由聚酯(PET)片基包被銀鹽和保護層組成,具有成像清晰,出片速度快,影像質量高等特點。因此,銀鹽成為100多年來發現的尚無可替代的感光成像材料,科學家至今仍未找到比銀鹽更好的可替代。無論國內還是國外,銀鹽膠片都被認為是醫學影像打印輸出、影像存儲的優選介質,被公認為醫學影像診斷的金標準。

二、消失在人們日常生活中的傳統膠片企業真的倒閉了嗎?

過去,柯達、富士、阿克發、柯尼卡膠卷及洗印店充斥大街小巷,但隨著數碼相機及電腦的普及,這些店鋪如今已難覓蹤影。民用膠片“日落西山”,而醫用膠片卻是“旭日東升”。據統計,中國醫用膠片市場95%的份額被柯達、愛克發、富士、柯尼卡四大膠片巨頭占據(傳統膠片領域四大家族KFAK)。

外資品牌的醫用膠片價格較貴,在一定程度上給患者看病增加了負擔。近年來,隨著我國科技水平的飛速發展,以及國家對醫療器械產業發展的重視,國產醫用膠片正在崛起。為了與進口膠片相互競爭,國產噴墨膠片在價格上十分具有優勢,免費送相機,送APP系統,打出全院自助的概念,參加各種行業展會、放射年會等。截止目前為止,國內醫用膠片生產商在全國開發近千家三甲醫院,上萬家基層醫院?!把笃放啤眽艛嘀袊袌龅母窬终诒还テ?。

民族品牌樂凱曾是國內膠卷生產龍頭企業,一度與富士、柯達并駕齊驅,于1998年在上交所上市。但在數碼技術的沖擊之下,上市僅僅3年,樂凱膠片即遭遇業績天花板。2019年3月,樂凱醫療以6.5億元收購樂凱膠片,進軍醫療影像行業。樂凱醫療醫用干式非銀膠片依托自主掌握的核心技術,投放市場后,迅速沖破國外品牌的封鎖,銷量不斷攀升。

健培科技是醫用膠片領域新興的國內優秀企業,其首創的新型激光熱敏干式膠片,創新使用物理成像技術,不僅填補了彩色醫學影像輸出的市場空白,而且解決了傳統膠片污染嚴重的問題。

可以說為了改變“洋品牌”壟斷中國市場這一現象,國產膠片品牌經歷了漫長的發展逐漸形成了一定的規模,發展到今天醫用膠片市場中國產膠片已經有了一席之地。但好景不長,隨著PACS系統的發展和普及應用,轉眼間醫用膠片又面臨著“云膠片”的挑戰,不遠的將來信息化、智能化云膠片必將占領國內醫用膠片的大片領土,國產醫用膠片經過漫長發展終于進入成長期的時候,又即將面臨大形勢的無情沖擊。

三、云膠片替代傳統膠片是必然趨勢,但普及過程困難重重

PACS系統示意圖

PACS系統示意圖

原本醫用膠片的臨床價值具有不可替代性,可是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的影像數字化,使得臨床醫生和影像的關系發生了根本的改變。隨著PACS系統的發展和普及應用,現在醫院的醫生都是通過顯示器的軟閱片來診斷和瀏覽影像,醫用膠片實質上并沒有參與臨床過程。由此,醫用膠片作為診斷依據已經是一個偽命題,那么膠片的消失和各種替代便成為必然趨勢。

2018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提出,鼓勵醫療機構應用互聯網等信息技術拓展醫療服務空間和內容,構建覆蓋診前、診中、診后的線上線下一體化醫療服務模式。

“云膠片”系統示意圖

“云膠片”系統示意圖

響應國家政策號召,近年來,在我國部分省市出現了一類新型醫療服務:“云膠片”,它是存儲在云空間的電子膠片,包含了醫學影像及影像診斷報告等信息。做完影像檢查,患者只需用手機掃一掃取片單上的二維碼,即可第一時間查看診斷結果。如同傳統塑料膠片一樣,是醫學影像的信息載體,但云膠片是存儲在云服務器上,所以形象地稱為“云膠片”,也稱為“電子膠片”。

廣州放射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注醫療影像診斷服務的技術企業。該公司在“互聯網+醫療”的大方針下研發了放射云平臺,平臺結合線上-線下,成為民營醫院、基層醫療機構對接上層資源、醫學影像診斷醫生集團與患者的橋梁。同時積極與各地醫院共同籌建區域性醫學影像診斷中心,從而促進中國醫療的蓬勃發展。

“一盒上云”集成了放射云公司研發的“異構影像系統”數據接口,所有廠家影像系統“全兼容”,自帶云PACS(云影像系統),最快僅需2個小時即可部署完成。

該公司提供兩種收費方案:

1、患者自費:作為第三方服務,向患者提供的有償便民服務,由放射云公司自行收費。?

2、醫院集采:作為醫院向患者的延伸服務,由醫院按量向放射云采購云膠片服務。

萬里云醫療信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依托阿里健康、萬東醫療、魚躍集團和美年大健康的平臺優勢,構建醫學影像大數據云平臺,提供遠程醫學影像服務以及影像云技術服務,建設運營線下第三方醫學影像中心,并提供與該服務和運營相關的技術開發、推廣、咨詢服務。

以上列舉的兩家提供“云膠片”服務的公司只是眾多提供云影像服務公司的代表,為響應“互聯網+醫療”和“臨床無膠片化”政策,近年來出現了20余家提供該類型服務的公司。但由于多方面的限制,目前的“云膠片”普及仍處在初級階段,與真正實現互聯互通無紙化的目標還有較大差距,總結的原因如下:

(1)較高的技術要求:根據數據源不同( CR、DR、CT、MR等),一幅原始DICOM電子膠片數據的大小從10M到20M,醫院每天會產生大量的電子膠片,這就對電子膠片數據上傳帶來很大的網絡負載壓力,同時對云存儲空間的大小帶來很高的要求。此外,患者隱私也要得到充足的保障,不允許數據泄露情況的發生。

(2)不一的影像觀看條件:通常情況下,醫生會使用專用醫用豎屏顯示器進行診斷影像信息的瀏覽與診斷,而現在云膠片的使用場景是患者的移動設備(手機、PAD等),受顯示屏大小以及分辨率等因素影響,尤其是面對復雜疾病的影像信息,醫生錯看或漏看一個小陰影就可能讓診斷結果發生重大變化。而且,截止目前,國家層面仍未承認云膠片可以作為醫患糾紛的法律憑證,那么云膠片對于患者的意義就值得商榷了(云膠片依賴存取技術,而存取的權限完全在醫院方,換句話說院方完全可以偽造患者診斷依據更換患者原本的拍攝數據)。

(3)未統一的標準:對于那些需要轉診的患者來說,醫院之間、跨區域之間還未形成統一標準,無法達到互聯互通的目標,那么現在云膠片的使用將無法避免重復檢查,反而會增加患者的負擔。

(4)難以改變的傳統觀念:患者通常更愿意為實體的膠片買單,有一份沉甸甸的“憑證”拿在手里心里才踏實,很少有愿意為一圈數字、一個二維碼買單的人。

(5)錯綜復雜的利益關系:全國每年消耗在醫用膠片的費用達數百億,養活著國內一大批大大小小的經銷商、分銷商,電子膠片對傳統膠片的徹底替代,相信還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博弈。

總結

目前我國處于傳統醫用膠片和電子膠片共存的狀態,傳統醫用膠片占主導,電子膠片在部分地區“試點”。一方面,電子膠片因其便利性和互聯性,無疑是未來發展的方向。而另一方面,在某些特殊場景下(如手術室)或一些信息化不足的偏遠地區,傳統膠片依舊有其無可替代的優勢。

“云膠片”要實現完全替代傳統醫用膠片,不僅要提升其本身的使用性和安全性(數據存儲、隱私安全、診斷依據判定等),還需要面對具有“中國特色”的消費者心理、生態鏈和商業鏈。價值數百億元的傳統醫用膠片市場是否會在未來幾年被替代,我們仍需觀望。

河南11选5最新开奖